TALKING ABOUT ARCHIVES Vol.08
小木POGGY基史×OR NOT增汐“可持续且Cool的古着文化”能在日本扎根吗

使用回收材料制作衣服本身就很重要。然而,使用我们已经拥有的衣服较长时间并穿着它们代代相传,才是最终形态的可持续性。尽管日本的古着文化历史悠久,但与欧洲相比,人们普遍认为它在社会中的地位仍然较低,欧洲有一种根深蒂固的文化,即关于祖母的手工艺品或复古服装等的时髦。在这篇关于可持续发展的封面故事的第一部分中,我们将与UNITED ARROWS&SONS的时尚总监和买主小木POGGY基史进行特别谈话,他在国内和国际上也享有时尚偶像的声誉。这次我们向他与运营着将品牌管理的新价值带入二级分销的OR NOT平台的的增汐义信(LOOP股份有限公司)询问了他们对日本古着文化和可持续发展的看法。

小木“POGGY”基史×OR NOT増汐
小木“POGGY”基史氏×OR NOT増汐

Vintage = Cool是世界标准

---谢谢你们今天来到这里。小木先生此前曾在由增汐先生的LOOP运营的OR NOT(一个以设计师品牌为中心的档案库电子商务平台)的自媒体中登场过。对于活跃在时尚界第一线的小木先生来说,OR NOT反映了什么?

小木:如你所知,日本有古着文化的悠久历史,特别是在设计师款式方面。然而,我认为这其中仍然有一个强烈的对于旧衣服形象,即只有穷人才会去购买,这是令人尴尬的事情。 但在海外,只有预购商店里才有各种各样的品牌复古服装。饶舌歌手们也会穿上那些旧的设计。

---Vintage = Cool,对吧?

小木:是的是的。但这个观念还没有浸透入日本。我认为这是因为几乎没有二手商店可以进行品牌管理。在主流公司中,可能只有RINKAN在试图改变这种情况。到目前为止,没有人提出在进行品牌管理的同时处理从使用过的设计师古着到单个电子商务网站中的新项目的所有内容,所以我认为OR NOT这么做十分有趣。在日本,实际上有一堆名牌古着,甚至在不为人知的乡下地方。

---您会认为他们将不再抵制古着,而转向接受并悦纳它们吗?

小木:是的。我被外国人教过。一段时间以来,外国人来到日本访问二手商店的情况很常见。Kanye West和Kim Kardashian去年以隐姓埋名的方式去了二手商店街。我认为这种趋势很有趣。我确实认为,以非常规方式将你的服装与古着混搭具有一种独特的日本感觉,我们应该进一步培养这种敏感。

---就算穿着古着也能欣赏时尚吧。

小木:是的。就算是一手商品,我认为有些客户也会与已经决定好的发售机制产生违和感,例如夏装都是在夏天开始时发售的。

小木“POGGY”基史氏
小木“POGGY”基史氏

---乘着潮流趋势,亦步亦趋地消费真的就是好的吗?

小木:当我与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说话时,他们似乎正在寻找有潜力成为继Balenciaga等设计师品牌之后的下一个大品牌的品牌。相反,当每个人都穿着同样的东西时,他们似乎很尴尬,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人去RAGTAG或RINKAN购买过去时代设计师古着。

如何填上新品与古着之间的鸿沟?

---另一方面,OR NOT在二次流通中有意识地进行品牌管理方面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

增汐:正如小木先生刚刚提到的那样,我认为日本的二次流通趋势仍然与海外的方向相反,并且有一群人认为这种服装是邋遢的,而且是穷人才会去穿的。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在OR NOT中强烈意识到要坚定地创造和表达精致的形象。

---古着当中也有很多颇具格调的良品。

增汐:是的。我们有电子商务和媒体,能够让时尚界的人们讲述档案库的魅力。如你所知,时尚总和人们息息相关。例如,有些人可能会通过看到像小木先生穿着档案库的时尚偶像来开启自己的时尚之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仅希望通过电子商务列举我们所有的产品,而且还使用媒体来聆听不同的人所说的内容并将其传达出去。

OR NOT増汐
OR NOT増汐

---有点像启蒙的感觉。

增汐:确实如此。我想要改变人们的印象。在二次流通业界集中了很多的小企业,作为一个个体很难改变业界的整体印象。所以,我们想要扛起这面大旗。

---我们认为OR NOT在二次流通企业和品牌之间建立了桥梁,但您是否觉得还有什么差距或问题?

增汐:来自品牌的人们都对档案库商品及其市场表现出兴趣,但这些公司目前都远离二次流通。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忠于某个品牌的人不仅是每个季节都会购买新产品的人。有些人通过他们的一件杰作认识品牌,而其他人从很久以前就喜欢这个品牌。然而,这些观众与买家实际上还没有被恰当地量化,使他们无法被发现。我们OR NOT将通过电子商务获取数据来显示忠于某品牌的人是谁,从而缩小二次流通市场与品牌的距离。

---我觉得喜欢时尚的人不会对古着有偏执的印象,彷佛就像是与新品同样将其穿在身上。另一方面,品牌和商店似乎与古着保持着距离。这种分歧来自哪里?

小木:但我觉得这个壁垒比以前更薄了。我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HYPEBEAST或HIGHSNOBIETY(通常突出档案库)这样的网站已经获得了全世界的认可。对于品牌来说,重要的是认可,我认为品牌正朝着通过档案库建立自己的认可的方向发展。

此外,最近有很多作品,如Vivienne Westwood的电影或Maison Margiela的回顾展 从过去的设计师那里看到80年代的古着如今仍然活跃,如COMME des GARCONSYOHJI YAMAMOTO,也令人印象深刻。

---见便知。

小木:我认为这些作品充满了情感和魅力。此外,90年代的日本品牌已被国内外年轻一代重新点燃,如A BATHING APENUMBER (N)INEUNDERCOVER,这是第一代具有相同“音乐式的生产方式”的服装 这已经成为Virgil Abloh的主流。他们有一些非常有趣的想法和生产衣服的方法。我认为能够通过观察真实的东西来学习是很重要的。

此外,改造技术已经取得了相当大的进步。今天我今天穿的仍然是Tom Ford设计师时代的GUCCI的夹克。当我在名古屋找到它时,它太大了,所以我缩短了它的身长和袖子,把它当作宽松的夹克穿。

小木“POGGY”基史×OR NOT増汐
小木“POGGY”基史氏×OR NOT増汐

---当人们发现还有那样的穿着方式时,支持者会因此而增加吗?

小木:我觉得正在增加。在原宿有一家名为的改装店,他们就如何穿上ARMANI和其他品牌的旧物品提出了多种方式。

---因此,在那些地方,衣服会以适合自己的方式重新制作,同时仍然是复古的。也许穿古着的乐趣会越来越普遍。

日本时装业尚未充分运用技术

---我认为一次和二次流通的融合将以OR NOT作为起点进一步发展。您认为服装行业在实现这一目标方面有何作用?

小木:我从日本专卖店行业中学到了些什么。从这种经验来看,“街头商店”风格的商业一直是主流,直到00年代初。然而,在00年代期间,在时尚购物中心内开设的商店不断增加,因此有必要向那些不了解时尚的开发商解释他们到底做了什么。所有这些都导致了提前公开的出现以及每个季节决定主题的趋势。

在那之前,时尚更加神秘,并且只受到少数人的欢迎,但随后变得越来越容易接近。我认为这会让时尚的原始享受一点一点地改变。

此外,我觉得日本在传播可持续发展思想方面落后了。在海外它被认为是常识,日本年轻人也认为可持续服装和这类品牌很酷。然而,老一代人似乎仍然没有那种敏感性。另一个因素是IT无法充分融入其中。

---国外反而在大步迈进呢。

小木:我曾经采访过HIGHSNOBIETY的创始人David Fisher,他告诉我日本网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才能充分利用技术。例如,HIGHSNOBIETY在自己的网站上开发并导入了像Instagram Stories上的那个滑动程序。

---技术的部分确实有所不足。

小木:是。 日本时尚具有以某种方式保守的强烈倾向。这也很重要,但是当像IT这样的新趋势出现时我听到很多日本网络杂志的编辑说“我不知道这些东西,所以就拜托你了”。

小木“POGGY”基史×OR NOT増汐
小木“POGGY”基史氏×OR NOT増汐

---IT行业的视角又是如何的呢?

增汐:我认为这种文化以自己的方式保存是宝贵的,而且这很重要,但是我们需要改变的东西是绝对存在的。我认为小木先生是一个拥有如此强烈追求变革意志的独一无二的人。也许与外国人交谈过的人在日本仍然很少。小木先生是如何在海外获得认可的?

小木:这一切都始于我是一名街头摄影师。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我出现在由Tommy Ton(他以街拍而闻名)经营的街头照片网站JAK&JIL。起初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事实证明,当我参加一个时装周时,我被张贴在街拍网站上。最终,我获得了这类网站的认可,我甚至最终被贴在设计师的情绪板上(这是他们从最新时尚中获得灵感的地方)。我认为,这就是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见到我之前之前认识并记住我的方式。

我也很早就与来自HIGHSNOBIETY和HYPEBEAST本国的人建立联系 在日本,他们被贴上了“转载网站”的标签,但我们确信人们有这种需求,所以我们在海外发布了新闻稿。这就是为什么如果我们现在开始考虑可持续性的话,我会敏锐地感到它会是很酷的。

OR NOT増汐
OR NOT増汐

增汐:你记得我们以前谈过的纸板箱吗?现在网络购物变得如此普遍,世界上到处都是不必要的纸板箱。小木先生表示,如果我们在运送产品时将纸板剩余物拼凑在一起,我们可能会更成功地传达我们的信息和世界观。我认为他说的让我大受启发。这在全球标准中被认为很酷。除非你对这个世界有实际的了解,否则我不认为这样的想法会来找你。

我们应该拣选、建立起年轻的文化

---我认为即使是服装行业的人们,也会因不断变化的销售和购买方式而遇到很多麻烦。如果我们能够以一种巧妙的方式融合在一起,时装业将成为一个更有趣的地方。

小木:是的。如果年轻文化能得到进一步巩固就好了。我认为(艺术家)VERDY的出现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在美国,年轻人不断前进,还有许多有趣的说唱歌手。

尽管Virgil Abloh正在与Louis Vuitton合作,但他还有一个团队,他已经建立了一个聊天室,他告诉年轻人如果听到任何有趣的事情就与他取得联系。和他一起工作的人似乎都说加入他的项目很有趣。我想设计师本来打算参加布料展览会并磨练他们的设计技巧,但Virgil作为艺术总监在世界各地担任DJ表演,并通过音乐向年轻人传播文化,如果他发现有人有趣,他会邀请人马上做出合作。他在世界各地建立了盟友并创造了时尚潮流。

---这些年轻人的文化在日本尚未成什么气候吧?

小木:确实如此。我们的出生率正在下降,已经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像VERDY这样的人结交朋友并在全世界分发他的作品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我认为自从他登场后,事情已经开始有所改变。

可持续性的本质在哪里?

---可持续性有着各种各样的定义,小木先生是以什么样的视角来看待它的呢?

小木:如你所知,有许多牛仔布工厂被广岛发生的洪水灾害所淹没。牛仔布看起来很酷,即使它变脏了,但大公司不会使用淹过洪水的纺织品。然后我认为我们有很多事情需要改变,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  

---换句话说,很多事情就是墨守成规。

小木: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我们可以这么想。实际上我现在在一家商店作为顾问,还将在9月份开设一家可持续发展主题的商店。可持续性通常与刚刚变成瑜伽或“hokkori系”(日本流行趋势,类似邻家女孩)的商店有关,但这家商店将可持续性与时尚融为一体。

---这可是十分有趣的组合。参与二次流通商业活动的增汐先生对可持续性有什么见解吗?

增汐:这很难定义它,但如果我从一件衣服的角度来考虑它,那将是我已经穿过并且不再需要的东西,但是世界上其他人可能还会去穿。我认为,我们的角色是创造这样一种结构,使我们能够超越语言和系统的障碍,为这些人提供服装。

小木“POGGY”基史×OR NOT増汐
小木“POGGY”基史氏×OR NOT増汐

---你们如何看待该行业每年两季的生产周期?

小木:我的一部分意见是希望它保持这种状态,但我也认为他们正在强迫消费者认同他们的季节观念。我认为除了每一季做这些事情之外,还必须有其他方式来让消费者开心。

---这只能是和消费者直接沟通了吧?

小木:是的。我认为国外业者能更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点。

---日本和海外有什么差别呢?

小木:海外有很多人投资于文化,而在日本,你首先要讨论这样做的结果。我觉得讨论经常止于“好吧,让我们等到下个季度再考虑吧”。 海外人士更像是“好吧,让我们开始做吧”。

拓展日本时尚市场的可能性

---您如何看待我们应该接近消费者并向他们传达从今往后的服装价值?

小木:我认为商店应该是一个传递信息的好地方。这些服装应该是带有强烈信息的衣服,或者是质量很好的非常简单的衣服。日本有许多挑剔的消费者支持AURALEE等服装。它们甚至可以与诸如sacai的衣服的附加价值相关联,它们是既融合了设计和信息,又能欣赏到上乘质量的简单衣服。我认为这是日本的优良特质之一。

我认为如果外国人可以加入我们的话会很有好处。显然,日本的制度使外国人难以这样做。例如,他们无法完成他们喜欢的品牌的注册,因为他们没有日语地址。我绝对认为这应该改进。

我认为没有哪个国家像日本这样,有很多时装店聚集在一起。我想借用IT领域人员的力量来改变系统,这样我们就可以让更多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加入这个优点。哈哈,我认为这超出了时尚业从业者们的思考能力范围。

小木“POGGY”基史×OR NOT増汐
小木“POGGY”基史氏×OR NOT増汐

增汐:但IT领域并不知道时尚界人士在想什么,对吧? 这些行业之间的距离很远。听了小木先生这番话,让我觉得我们可以做很多事情。

小木:外国人目前正在重新推出用于投资90年代里原宿文化所带来的时尚的方法,其带来了不动产式的价值观。我们通过投资新物品来增加旧物的价值。但在全球范围内,现在像Virgil和Kim Jones(Dior Homme的艺术总监)这样的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事实上,日本就在他们面前,像RAGTAG或RINKAN这样的品牌就是这样,或者Laila Vintage使用它作为品牌管理的策略。我认为美国现在也有很多人在做这样的生意。

二手产业中,日本仍然没有任何魅力人物,如来自洛杉矶的Round Two的Sean Wotherspoon。而许多假冒产品在美国四处传播,所以我认为日本敏锐的辨识能力值得更多认可。此外,流派在海外的分类方式有些粗糙,但在日本,它们被分为详细的类别。 我认为这也是日本的优良特质之一。

小木“POGGY”基史×OR NOT増汐
小木“POGGY”基史氏×OR NOT増汐

---这是很好的观点。从你们二位的对话中我能感受到日本时装业的潜力,包括二次流通。问题的关键似乎是在有效利用技术和吸收年轻一代的文化中找到的,其中可持续性被认为是很酷的。 谢谢。

小木“POGGY”基史

1976年生。1997开始在“UNITED ARROWS”兼职,而后担任公关,并于2006创立了“Liquor,woman&tears”。2010年成立了“UNITED ARROWS & SONS”,亲自担任总监。他于今年从公司中独立,其新动向颇受业界瞩目。

Photography_ KETA TAMAMURA
Text_ SHIORI OGAWARA, TAKAHIRO SUM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