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ING ABOUT ARCHIVES Vol.04
SKIT主理人镰本胜茂讲述的档案库物语(后篇)

前篇,SKIT主理人镰本向我们讲述了了解文化的重要性和了解知识能获得的快乐。在后篇,我们将奉上他对于档案库市场和二手流通市场的魅力的思考。他的见地中我们能看到这个时代的苦恼和未来等等令人甚感兴趣的东西。

- 知晓档案库的魅力

SKIT主理人镰本胜茂
SKIT主理人镰本胜茂

---上次您提到了Air Jordan 1,您觉得NIKE如今仍然在引领市场吗?

“是这样的。自从我开始销售运动鞋以来就一直如此。我觉得adidas等牌子从没得到过那个宝座。我确信有段时间它们两者之间十分接近,甚至可能在销售方面取得了比乔丹品牌更好的成绩,但我觉得NIKE从未失败过。这是因为它们两者之间不断提出的新设计数量和设计理念完全不同。比如,同样是经典系列,adidas曾宣称Stan Smith将在五年间停止生产,以此作为营销手段,制造话题,而Air Force从未长时间间断过生产,就算这段时间不畅销,他们也可以发布彩色版本。此外,NIKE作为一家体育用品公司,在出资延揽明星运动员方面一直非常出色。”

Air Jordan1的1985年款
Air Jordan1的1985年款

“之前提到的Air Jordan 1原版在不久之前的价格还只是约15万日元,但现在这个价格已经上涨到了30万到40万日元之间。它们确实非常稀少,但实际上你可以经常看它们出现。说明它们也是可以买到的普通商品(笑)。收藏家从那时起就一直存在,他们通常只是购买它们而从不穿它们,所以有很多本来就是库存的商品到了他们手上之后的命运仍是积灰,很少有被用来穿着的。这就是为什么市场上还能出现如此多的状态尚佳的Air Jordan 1。”

---如果这些鞋子数量充足的话会失去它们的价值吗?

“这种说法从以前开始就一直出现,就是它们的价值可能会在某个时候受其负面的影响。然而,决定一双鞋子价值的是我们消费者,而不是生产商。作为产商,他们必须不断地售卖商品。因此对于他们来说,为了销售额他们不断发布大量相同的产品是相当正常的,甚至是商品数量溢出了市场的饱和度而需要特价处理。对于产商而言,商品的价值是不可自知的。”

VANS和RAF SIMONS、COMME des GARÇONS、Colette的联名款便鞋
VANS和RAF SIMONS、COMME des GARÇONS、Colette的联名款便鞋

---那NIKE还有哪些运动鞋款式体现了镰本先生所认为的价值呢?

“我觉得还有2004年发售的VANSRAF SIMONSCOMME des GARÇONS、Colette的联名款便鞋。这一年COMME des GARÇONS首次将法国精品Colette带到日本。那时他们开了家快闪店铺,在那里贩售的限定商品的设计都出自Raf Simons之手。这款便鞋便只限定了100双。”

---当时排队的队伍应该和现在一样疯狂吧?

“我不这么认为。特别是我无法想象当时的VANS会出现排队热潮。那也是因为当时人们获得信息比现在慢。实际上那是在之后人们发现‘商品数量稀少’后价值才获得高涨的。现在我们可以通过SNS马上获得信息,‘虽然不明就里,但反正就很稀少’之类的传言就能使价值轻轻松松就涨上去了。使这些商品在还未被确定为是否稀少时就被‘稀少化’的,并不是生产商而是传播它们的信息社会和看见它们的消费者。因为相比于这些商品是否真的物有所值的事实,口碑总是先行,这些真正稀有的商品不会立即被注意到,但会在几年后迅速增加它们的价值。”

SKIT吉祥寺
SKIT吉祥寺

---您觉得档案库市场的未来是怎样的呢?

“现如今,日本人购买溢价商品的冲动比以往逐渐减少了。希望以原价购买的人可能会更多一些。根据我自己作为卖家的经验,如果有人说想要购买一双溢价后达15万日元的运动鞋,那也可能只是说说而已。我觉得就算有溢价,市场本身也不会因此而变得更大。这只是一种眼睛看不见的繁荣。对于那些十分高价的鞋子来说,相比于其高昂的价格,反而没看到有什么人穿上它们。但另一方面,adidas YEEZY这种款式,虽被人评价为潮流已过,但意外地,穿的人还不少,所以我觉得这才是真的潮流吧?(笑)”

---所以它更应该被描述为一个平稳的市场而不是一个上升的市场?

“是的。我们在刚刚的谈话中出现的只是关于商品还能获得多少溢价,但像这样的商品的出货量非常少,都不到几百双,甚至只有几十双才能获得如此高的溢价。就算如此,Air Jordan 1 OG在发售后就马上获得了定价双倍的价格,我觉得这不正常,只是一部分鞋款才会有如此疯狂的现象。但是,我不知道当时出手十几万买下这双鞋的人如今拿这双做什么(笑)。我觉得这些东西的价值虽然可能会往上走,但和手表和车子比较的话,贬值在这个市场更常见。因为鞋子会随着时间而磨损。”

SKIT吉祥寺
SKIT吉祥寺

---您觉得二次流通的魅力是什么?

“我觉得是自由吧。但是我觉得现如今对于这件事情来说存在着两个意义。我曾经想做的事情是,从那些因‘鞋子买太多了’‘我不会再穿它们了’等等理由而打算把手上鞋子卖掉的人们那里收购鞋子再把它们转售掉。那是那个方向的二次流通。此外,新作或现行的鞋款中也有很多不错的,我觉得那些最好在正规店中购买。但是两三年后,就算我们想买时,很多店很可能就没有存货了。对于这些人来说,虽然是两年前的鞋款但如果是第一次看见的话,不也是新作吗?所以两三年后还能时常找到当时的好鞋子,可能就是二次流通的魅力吧。我觉得这是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

SKIT吉祥寺オーナー鎌本勝茂氏
SKIT主理人镰本胜茂

---所谓二次流通的文化在日本很强盛呢

“是的。日本是最初拥有这个自觉的国家。因为当时海外还没有出现过这种自觉。如果说到运动鞋的二次流通的话,在美国有家名为Flight Club的运动鞋代售先驱,之前他们这家店的人曾来我们店询问各种各样的业务问题。那之后不久,日本的电视节目放送了关于‘纽约新近大流行的代售店铺’的内容。我看那店内的样子,刚开始还以为是我们店。我记得我当时很惊讶,被密封包装的商品和内部装修和我们完全如出一辙。打开盖子才发现是Flight Club。他们就是那么渐渐变得有名气的,那之后经营Flight Club的人们独立出来,开了另一家叫Stadium Goods的运动鞋代售商店。现如今美国的地方城市也充满了二次流通的商店。他们可能觉得我们原本在做的事情也能在对岸获得成功,所以就将这一套方式带了回去。事实上,源于日本的二次流通市场在美国成就了一番大事业,现在美国已经取代日本成为了二次流通市场的中心。”

---您觉得在这样的市场中还有什么今后升值的鞋子吗?

NIKE SB出的Dunk系列一定没错的。包括过去出现过的Dunk,会在今后让我们见识到非凡的人气。”

SKIT NIKE SB出的Dunk
NIKE SB出的Dunk

“这里的Dunk市场已经死了好几年了。但是差不多在两年前?SB的团队改变了产品的推广模式。某天,Travis Scott突然穿着一双过去的Dunk鞋,那些外国偶像们也开始故意穿着它们拍摄显眼的照片。随着那些名人们突然穿上Dunk鞋,潮流的迹象开始显现。但是这股浪潮还未波及到日本。”

“这个市场的死而复生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因为我们自豪于我们自己是幕后运动的推手。事实上NIKE专卖店中并没有出售过去曾发售过的DUNK SB的地方,因此消费者们只能在二级流通的商店中找到它们。如果有更多人加入这场狂欢,那会更令人开心。”

“如果你二级流通描述转卖这个文化的话,那现在可以说是一亿总转卖的时代”,镰本如是重新定义二次流通。在最近时尚潮流逐渐扩张的背景之下,带着尊重去将档案库的本质和文化与下个时代连结,可能才是二次流通的初衷所该扎根的地方。

SKIT主理人镰本胜茂讲述的档案库物语(前篇)

SKIT主理人镰本胜茂讲述的档案库物语(前篇)

SKIT

SKIT 吉祥寺

营业时间 : 11:00~20:00
地址 : 东京都武藏野市吉祥寺南町1-18-1 D-ASSET吉祥寺1F
TEL : 0422-47-6671
https://www.k-skit.com/

镰本 胜茂

1978年出生于青森县。
在日本四个城市开设店面,运动鞋专卖店SKIT的主理人。
稀有商品和良心价格不止吸引了运动鞋粉丝的眼光,也获得了海外的关注。

Photography_ FUMIHITO ISHII
Text_ HAYATO HOSOYA